标签:帕尔马皇家剧院

卡洛·贝尔贡齐 诠释威尔第最卓越的意大利男高音

(Carlo Bergonzi)1924年7月13日出生在靠近意大利北部城市帕尔马的波河平原的一个村镇维达兰佐小城(Vidalenzo),那里距威尔第在圣阿加塔的别墅仅4公里。虽然他的演出和录音中有一些美声唱法和真实主义的角色,但他最重要的演出剧目则是威尔第的歌剧,包括作曲家大量鲜为人知的作品,都经他的扮演而被人们重新认识。

卡洛·贝尔贡齐是家中唯一的孩子,他后来说6岁那年就看了人生第一部歌剧:威尔第的《游吟诗人》。小卡洛在教堂唱过歌;很快就在威尔第的故乡、离家不远的乡村布塞托扮演儿童歌剧角色。11岁离开学校以后,贝尔贡齐开始在帕尔马奶酪厂工作,他的父亲也在那里供职,但他经常因唱歌而惹上麻烦。16岁时,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viewdesigncompany.com/,帕尔马贝尔贡齐开始在帕尔马阿里格·博伊托音乐学院跟随意大利音乐大师埃托尔·坎波加利亚尼学习男中音的声乐技巧。

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贝尔贡齐参与了反纳粹活动,1943年被关押进德国战俘营。两年以后他被俄国人保释后,得步行106公里才能到达一美国训练营地。就在那次途中,他因喝生水而染上了伤寒,差不多一年的时间才得以恢复。战争结束后,贝尔贡齐回到了帕尔马阿里格·博伊托音乐学院,体重仅剩下36公斤多一点。

贝尔贡齐在1985年接受美国歌唱家、意大利歌剧专家斯特凡·朱克采访时,认为1948年是自己男中音职业生涯开始的一年。他与一前战俘协会一起,在罗西尼歌剧《塞尔维亚理发师》中扮演了费加罗,战后贝尔贡齐也加入了这一协会。人们大概已经注意到,为这次职业生涯首演所付的2000里拉费用,还不足以支付他的食物和旅行花销。

贝尔贡齐扮演的其它男中音角色还包括:《唐·帕斯夸莱》中的马拉特斯塔医生、《爱之甘醇》中的贝尔科尔、《拉美莫尔的露琪亚》中的恩利科·阿斯顿勋爵、《丑角》中的西尔维奥 、《友人弗里茨》中的戴维、《乡村骑士》中的马车夫阿尔菲奥、《维特》中的阿尔贝特、《艺术家的生涯》中的画家马切洛、《西部女郎》中的矿工索诺拉、《蝴蝶夫人》中的夏普莱斯、《曼侬·莱斯科》中的莱斯科 、《迷娘》中的拉埃特以及《茶花女》中的乔治·杰尔蒙等。

然而,贝尔贡齐认为男高音的角色更适合他的嗓音条件。经过重新训练以后,他于1951年首次以男高音的身份,在位于意大利东南部港市巴里的彼得鲁泽利剧院,扮演翁贝托·焦尔达诺歌剧《安德烈·谢尼埃》中的男主角安德烈·谢尼埃。也是在那一年,贝尔贡齐在位于罗马市中心的福雷维安圆形剧场,参加了纪念威尔第去世50周年音乐会的演出。出于同样的目的,意大利国家无线电网络(RAI)也和贝尔贡齐签订合约,对威尔第鲜为人知的歌剧进行了一系列的广播,剧目包括《两个福斯卡里》、《圣女贞德》以及《西蒙·波卡涅拉》。

1953年,贝尔贡齐首次登上斯卡拉歌剧院的舞台,在雅各布·那波利的歌剧《马赛尼罗》中扮演片名男主角。该部歌剧基于十七世纪一位名托马索·安尼洛的意大利人,从渔夫转变为革命者的生平故事而创作。他在伦敦的首演也是发生在1953年,在斯托尔歌剧院扮演威尔第《命运之力》中的混血青年阿尔瓦罗。贝尔贡齐在美国的首演是1955年在芝加哥抒情歌剧院;接下来的1956年,他凭借《阿依达》中的埃及军官拉达梅斯,首次献演大都会歌剧院。美国音乐评论家霍华德·陶布曼在《纽约时报》上,对贝尔贡齐和意大利女高音安东尼塔·史蒂拉的精彩演出作出了充分肯定。之后,贝尔贡齐在大都会歌剧院唱了30年,他在大都会歌剧院演唱的最后一个角色是1988年在威尔第歌剧《路易莎·米勒》中扮演瓦尔特伯爵之子鲁道夫。

1961年,贝尔贡齐首次出现在费城抒情歌剧院,再次扮演了《阿依达》中的拉达梅斯;他在考文特花园皇家歌剧院的首场演出是1962年,扮演《命运之力》中的阿尔瓦罗;1969年他在旧金山歌剧院的首场演出,是扮演《命运之力》中的阿尔瓦罗。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期间,贝尔贡齐一直致力于繁忙的全球性歌剧院演出和工作室录音。他那独特的意大利男高音,在这一时期里的主要竞争对手是弗兰科·科莱里和马里奥·德尔·莫纳科。贝尔贡齐是三个人中活得最长的一位,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他依然在全球主要的歌剧院里进行演出;但到了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时,由于自身的嗓音条件随着年龄的增长不可避免地出现了退化,他开始专心于独唱音乐会的演出。帕尔马皇家剧院1996年,贝尔贡齐在纽约大都会歌剧院参加了杰姆斯·莱文二十周年庆典音乐会(1976至2016年,莱文一直担任大都会歌剧院的音乐总监);同年的4月17日,贝尔贡齐在卡内基音乐厅举办了美国告别演唱会。然而,一则他准备在2000年5月3日,和依芙·奎籁指挥的纽约歌剧院管弦乐团一同登台,扮演威尔第歌剧《奥赛罗》片名男主角的公告,则引起了世人浓厚的兴趣,尤其是因为他从来没有在舞台上扮演过强求的角色。那天的观众席里还包括安娜·莫芙、莉奇亚·阿尔巴尼斯、谢里尔·米尔恩斯、何塞·卡雷拉斯、普拉西多·多明戈以及鲁契亚诺·帕瓦罗蒂这些著名的歌剧演员。遗憾的是贝尔贡齐没能完成这场演出,据推测是因为他的身体因在更衣室里受到空调刺激而引起不适。在演完两幕以后,贝尔贡齐退出了演出,剩下的两幕由替补演员Antonio Barasorda顶替上场。众多的评论家都认为这是一场灾难性的演出。

退休以后,贝尔贡齐指导了大量的男高音歌唱家,包括:罗伯托·阿罗尼卡、朱利亚诺·钱内拉(意大利)、伯利·桑福德·罗森伯格(美国)、文森佐·拉·斯考拉(意大利)、菲利普·罗·朱迪切、菲力普·韦伯、乔治·卡夏里、兰斯·克林克、费尔南多-德尔瓦尔以及萨尔瓦托雷·里契特拉(意大利)等,美国抒情花腔女高音弗朗西斯·金斯伯格也是他的学生。

贝尔贡齐给世人留下了许多咏叹调和完整歌剧的唱片遗产,其曲目包括了威尔第、普契尼、马斯卡尼以及莱翁卡瓦洛的作品。他早期扮演的男中音角色,只留下了为数不多的录音。

《纽约时报》在其讣告中,引用了彼得G·戴维斯在《泰晤士报》上,就贝尔贡齐1978年卡内基音乐厅的独唱音乐会发表的如下评论:

不仅仅是歌声的美妙,更重要的是贝尔贡齐先生使用自身嗓音的独特方式。他是位天生的歌手,他所做的每件事情似乎都是正确的、也是必然会发生的——巧妙的措辞、色彩纷呈的变化、定位完美的发音、错落有致的戏剧性高潮感以及真实的情感激情。最值得称道的是:贝尔贡齐先生显然是艺术性地利用了这一切,与其说他是在脉络分明地分析作品,不如说他是在感受音乐——这是一种极其罕见的天赋,也许这是任何音乐家都能拥有的最珍贵之处。

1950年,贝尔贡齐和阿黛勒·艾米结婚,他们生有两个儿子:毛里齐奥和马可,毛里齐奥出生那天,正好是父亲作为男高音首次登台演出的日子。除后来的餐厅和酒店以外,贝尔贡齐在米兰以及布塞托两地,皆拥有住房。“两个福斯卡里”—— 贝尔贡齐以威尔第有关威尼斯宫廷阴谋创作的歌剧名,给他的心爱之物命名。

2014年7月25日,卡罗·贝尔贡齐在米兰的Auxologico Institution去世。他的长眠之地位于出生地波河平原的威达连佐陵园。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欣赏普契尼《蝴蝶夫人》(苔巴尔迪、贝尔贡济)1958。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德米特里·科尔恰克布鲁诺·普拉蒂科帕尔马皇家剧院塞维利亚理发师2011

德米特里·科尔恰克&布鲁诺·普拉蒂科帕尔马皇家剧院塞维利亚理发师2011

丹尼斯·马祖耶夫&斯拉特金柴可夫斯基音乐厅拉赫玛尼诺夫第二、帕尔马皇家剧院三号钢琴协奏曲2013

罗伯特·劳埃德&凯瑟琳·纳格莱斯塔德荷兰歌剧院瓦格纳《飘泊的荷兰人》2010(英字)

德米特里·科尔恰克&布鲁诺·普拉蒂科帕尔马皇家剧院塞维利亚理发师2011

格雷戈里·昆德&卡尔梅拉·雷米焦威尼斯总督府露天剧院威尔第《奥赛罗》2013

安杰拉·乔治乌&拉蒙·瓦尔加斯&马泽尔米兰斯卡拉歌剧院 威尔第《茶花女》2007(英字)

安娜·内特雷布科 罗兰多·比利亚松丹尼尔·巴伦博伊姆柏林国家歌剧院马斯涅《曼侬》2007

德米特里·科尔恰克&布鲁诺·普拉蒂科帕尔马皇家剧院塞维利亚理发师2011—在线播放—《德米特里·科尔恰克&布鲁诺·普拉蒂科帕尔马皇家剧院塞维利亚理发师2011》—音乐—优酷网,视频高清在线观看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viewdesigncompany.com/,帕尔马

《声入人心》第二季将升级开播

7月17日下午,记者从湖南广播电视台获悉,备受观众好评,以推广美声歌剧和音乐剧的电视节目《声入人心》第二季将于7月19日晚8时10分在湖南卫视开播。节目在成员阵容、出品人和制作方面进行了升级。

据湖南卫视副总监宋点介绍,《声入人心》第二季选角组走遍了国内各大艺术院校和院团,并奔赴欧洲和北美进行成员招募。36名成员除来自国内著名音乐院校,还有来自柏林艺术大学的德奥艺术歌曲双硕士何宜霖、意大利帕尔马皇家歌剧院的职业歌剧演员何亮辰、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博士毕业的袁广泉等。在音乐剧方面,中国第一代音乐剧演员郑棋元、刘岩、帕尔马皇家剧院中国十大男高音之一的张英席也将加盟。第二季出品人除上海音乐学院院长廖昌永、歌手尚雯婕外,新加入的还有张惠妹。

《声入人心》第二季打破了音乐类节目惯用的音乐总监制,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viewdesigncompany.com/,帕尔马邀约到了赵兆、Nick、冯翰铭、郑楠、张筱真等著名音乐制作人。节目的环节也有了全新的变化。(记者 易禹琳)

国家大剧院:世界级文艺地标的诞生

1958年,新中国成立十周年,建设国家大剧院既已提上历史日程,周恩来总理亲自为未来的大剧院选定了院址人民大会堂西侧。经过近半个世纪的等待,2007年9月,国家大剧院终于破“壳”而出。国家大剧院从建设之初,就体现出了中国作为一个文化大国自信开放包容的胸襟,大剧院是新世纪北京首个聘请国外建筑大师设计的大型公共建筑,建成十二年来,不仅成为中国文艺最高级别的展示舞台,并且在世界文艺版图上迅速崛起,已然成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剧院之一。

2007年9月25日,酝酿近半个世纪、施工近六年的中国国家大剧院首度亮相,便惊艳了全世界。这座位于人民大会堂西侧的大型公共建筑占地11.89万平方米,帕尔马皇家剧院内含四个剧场,总建筑面积约22万平方米,是世界上最大的穹顶建筑,与壳体外的人工湖形成了和谐的呼应。半椭球形的大剧院立于碧波之上,不远处是肃穆庄严的紫禁城,古老与现代交汇于此像是当代开放中国的一个缩影。

这一气势恢弘又构思精巧的建筑出自法国建筑大师保罗安德鲁之手,在国际招标中,他的设计方案从10个国家的69个方案中脱颖而出。中国人对大剧院可谓期待已久。1958年,为迎接新中国10周年大庆,党中央决定在首都建造一批大型公共建筑,国家大剧院就赫然在列,周恩来总理亲自选定了现址。

近半个世纪后,大剧院终于破土动工。保罗安德鲁参与设计竞标之初,曾一度陷入困境,直到一次自驾途中偶遇猴面包树受到启发,才有了全新的设计灵感。他希望大剧院能像一粒孕育生命的种子,最终生发为一块梦想之地。他曾说,“大剧院要表达的是内在的活力,是在外部宁静笼罩下的内部生机。人们也可以把它比喻成一个蛋壳,永远孕育着生命,永远有精彩破壳而出。这就是我的设计灵魂外壳、生命和开放。”事实上,这一理念与当代中国艺术希望融入世界的愿景是高度一致的。

2007年12月22日,国家大剧院正式开放。截至去年底,840个艺术团体、共计30余万人次艺术家在大剧院上演了9600多场商业演出,观众人数超过了1028万。除了国内众多艺术院团,国外名家名团也渐渐把大剧院当成了一个不能错过的演出场所。指挥大师阿巴多、祖宾梅塔,古典乐天团柏林爱乐、维也纳爱乐那些昔日国际舞台上如雷贯耳的名字,因大剧院而变得近在咫尺。

2018年11月是北京古典乐迷难忘的狂欢月,巴伦博伊姆与柏林国家歌剧院管弦乐团、杜达梅尔与柏林爱乐乐团接连亮相国家大剧院。76岁的巴伦博伊姆是二十世纪最杰出的钢琴家、指挥家之一,也是郎朗的老师。2011年,巴伦博伊姆来京演出时与国家大剧院擦肩错过,七年后,他首次来到这里,即对“蛋壳”大加赞赏,“我知道你们对这个建筑已习以为常,但对我这个第一次到来的人而言,这就是一个奇迹!”大剧院音乐厅的声音效果也让他赞不绝口,他幽默地问工作人员:“我能把你们这个厅搬回柏林吗?”

“现在全世界都在谈论中国。”巴伦博伊姆说,“许多人立足于经济角度,但我这次看到了中国在文化上的发展,北京在文化上占据着如此制高的位置。”演出开始前,巴伦博伊姆特意要求返场时把观众席的灯光打亮,他想更好地看清台下观众的反应。站在台上放眼望去,台下黑发的观众眼神热情而专注,与一片“白雪”的西方音乐厅相比,别有一番生趣。“我去过美国、日本、欧洲以及世界上很多地方,从没有看到过这么多年轻观众,而且他们的素质都很高。难以置信,在中国,古典音乐有着如此庞大的年轻受众,他们太棒了!帕尔马”

几乎所有来到大剧院的国外艺术家都会像巴伦博伊姆一样,惊讶于中国古典音乐的活力。钢琴大师布赫宾德也曾感言:“在国外演出的时候,我经常会在舞台上或者走到高处的包厢里看一看,大部分观众都是白发老人,但北京不一样。这里的观众有很多年轻人,这非常了不起。”

事实上,这样的场景离不开年复一年的艺术普及。怎样做人民的剧院,让艺术惠及大众,是大剧院和艺术家们一直思考的问题。近12年来,国家大剧院举办了超过1.2万场各类艺术普及活动,参与观众多达480万人次。著名乐评人王纪宴从2008年起便参加到大剧院的艺术普及活动中,为观众们讲解歌剧和交响乐作品。对于观众艺术素养的变化,王纪宴打了个比方:“就像钟表一样,它的走动可能你感觉不到,但实际上不知不觉,它已经走出了很远很远。”去年,费城交响乐团在国家大剧院上演了两场音乐会,其中一场与大剧院合唱团合作,要现场录制成唱片。“这种演出很挑观众。”王纪宴介绍,“如果有太多噪音,尤其是在音乐比较轻的时候,噪音很难修下去。”现在,这张唱片已经顺利发行,“效果很理想。如果观众的水平到不了一定的层次,这种现场录音是很难进行的。”

柏林爱乐稳坐世界古典乐团的头把交椅,1979年、2005年、2011年、2018年,乐团四次到访北京,每次都是轰动一时。去年,著名指挥家杜达梅尔与柏林爱乐在大剧院的两场音乐会刚刚开票,几分钟内便售罄。为了不让观众失望,国家大剧院与团方商议,最终拿下了两场能容纳400名观众的公开排练和音乐会分会场的直播版权,让更多乐迷一睹“天团”风采。

大剧院还坚持把艺术普及带出剧场,惠及更多人群。大剧院五月音乐节艺术总监吕思清十年来脚步从社区、学校到地铁站,甚至走到田间地头,4月底,他“带队”前往雄安新区,为忙碌的建设者们上演了一场午后音乐会。著名大提琴家朱亦兵也是大剧院艺术普及活动的参与者,5月,他把乐团带到了先农坛,古树与红墙掩映,拜殿月台上大提琴的琴音深沉悠扬,游客们纷纷驻足聆听,他说,“音乐家的职责,就是要把音乐带到没有音乐的地方。”

大剧院12年来制作的剧目达到了88部,当中有19部是联合制作剧目。简单来讲,联合制作意味着几家歌剧院“共享版权,共同投资”。2009年,大剧院在首届歌剧节上推出了与帕尔马皇家歌剧院联合制作的《弄臣》,那时大剧院还处于“依葫芦画瓢”的阶段,而到了2015年,与都灵皇家歌剧院联合制作《参孙与达丽拉》时,大剧院的投资已经占到了七成。此后几年长长的合作名单中,都是美国大都会歌剧院、维也纳国家歌剧院这样享誉世界的顶级剧院。

大剧院的制作团队迅速成长起来。以舞台监督为例,最初,国外艺术家就是手把手地教,简单到你应该站在哪里。在学习和摸索中,大剧院积累了很多经验。当《法斯塔夫》上演时,维也纳国家歌剧院已经只需要派出一名工作人员帮助装台。这位工作人员带来了工作照等许多资料,原以为大剧院的制作团队会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但发现中国同行非常成熟专业。国外的艺术家看到我们的“娃娃脸”团队,常会很惊讶,因为在他们的工作环境里,能够达到一定水平的人,年纪看起来都比我们要大。现在大剧院已经可以做到和其他剧院的无缝衔接。在世界剧院范围内,大剧院的品牌有了自己的美誉度。(记者 高倩)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viewdesigncompany.com/,帕尔马

最“正版”《弄臣》来华 非里欧-努奇莫属(图)

当所有歌剧都将主角锁定为英雄、美女这样的“光辉形象”,威尔第却将自己的目光投向了一个猥琐、佝偻的侏儒,却正是这个形象,成就了一代歌剧大师的艺术巅峰。2009年6月18日至21日,威尔第最著名的歌剧《弄臣》将由来自威尔第故乡的意大利帕尔玛皇家歌剧院“正版”呈现,亮相国家大剧院首届歌剧节,而这部作品也将成为此次歌剧节中唯一的一部威尔第作品。

《弄臣》的脚本以大文豪维克多雨果的戏剧《国王自娱》为基础。当时由于剧本有影射法国国王之嫌,这部传世名作曾遭禁演,差点无法与世人见面。威尔第曾在给编剧皮亚威的信中写到:“用四条腿走遍全城,找个权贵可以批准我们写《弄臣》。”最后,他通过不懈努力终与政府达成协议,这部戏才得以重见天日。《弄臣》震撼人心的悲剧故事也正通过这部歌剧流传了下来:放荡好色的公爵爱上了宫廷小丑弄臣里戈莱托的爱女,里戈莱托发现后决意刺杀公爵却害死了自己的女儿,而自己所遭受的的诅咒也全部应验,最终下场比奴隶还要凄惨。

在绝大多数歌剧中,主人公多是光鲜亮丽、光芒四射的英雄美女。而《弄臣》却反其道而行,把一个形貌猥琐的驼背侏儒定为主角。但正是这个形象,自诞生以来就被看作是音乐史上最富有表现力的男中音角色:他分裂破碎的人格兼具着善与恶的双重人性。乐评人周黎明曾评价道:弄臣这个畸形的主角有着一种邪恶的“魅力”。更值得一提的是,“弄臣”作为一个男中音角色,在男高音“称道”的歌剧世界中被安排为主人公可以说是凤毛麟角、屈指可数。

而在这版即将登陆大剧院的《弄臣》中,最让人“垂涎”的莫过于“拥有世上最漂亮声音”的意大利著名男中音里欧努奇。在当今乐坛,里欧努奇是当之无愧的威尔第歌剧的最权威演绎者。努奇从31岁起便开始主演《弄臣》,几十年的历练早已使“里戈莱托”成为他生命中最重要的角色,可谓“世界第一弄臣”。在这次歌剧节中,他将继续以其67岁高龄再次演绎最擅长的“弄臣”一角,让乐迷一睹真正的“威尔第的男中音”。

不同于普契尼精致煽情的旋律,也不同于罗西尼轻快诙谐的剧情,威尔第的歌剧总是遍布大气磅礴的场景与充满人性冲突的剧情,咏叹调亦不例外。《弄臣》的“二号男主角”曼图瓦公爵虽然是个反面角色,但威尔第依旧显示了对这个“花心浪荡男”的偏爱,为这位辉煌的男高音写了不少花哨与风流并举的精彩咏叹调,帕尔马皇家剧院而这些都成为了世界上所有男高音演唱功力的试金石,也几乎是每位男高音首张个人专辑的必唱曲目。众人皆知的“女人善变”便是出自这部歌剧。当时《弄臣》在首演后获得了极大的成功,这曲“女人善变”随即便成为了唱遍大街小巷的名曲,至今更成为威尔第歌剧的标志性唱段。“世界歌王”帕瓦罗蒂被公认的演绎得最动人传神的一首咏叹调也正是“女人善变”。当年,意大利歌剧巨擘赛拉芬对帕瓦罗蒂演唱的公爵大为欣赏,由此帕瓦罗蒂才真正开始了和大师们的合作,而他首次亮相世界顶级的斯卡拉歌剧院,所演的也正是曼图瓦公爵。

除了“女人善变”,剧中许多著名的音乐段落都广为流传,如吉尔达的咏叹调“可爱的名字”便被堪称“花腔女高音”的招牌式咏叹调。而像《赞美你,美丽的爱神》这首歌剧史上最著名的四重唱,也被许多观众熟悉和喜爱,剧本原作者雨果当年在看过这部歌剧后曾专门评价这首四重唱“音乐的表现力有时胜过诗和散文,歌剧也比话剧更又优越之处。”

据悉,此次大剧院在舞美及服装的制作上都将完全“忠实”于帕尔玛歌剧院版《弄臣》,原原本本的进行“克隆”。如每一套服装大到质地、款式、尺寸、演员身形,小到花边、里衬、褶皱、纹理等,帕尔玛方都为大剧院提供了极为详细的范本。而剧中九成演员,包括主演也将由帕尔玛歌剧院“原班人马”出演,其中更不乏里欧.努奇这样的歌剧界“大腕儿”。届时广大乐迷不仅可一睹这部成就了威尔第的伟大作品,更将体验到“原汁原味”的意大利歌剧。

帕尔玛除了是意大利足球和牛奶的骄傲之外,也是威尔第的故乡,从威尔第在世直到现今这一百多年,始终坚持传统,每年举办威尔第音乐节和歌唱比赛,频繁上演威尔第的剧目。帕尔玛也是指挥大师托斯卡尼尼出生的地方。托斯卡尼尼的父亲是个裁缝,兼任帕尔玛皇家歌剧院的合唱队员。9岁时,托斯卡尼尼作为优异生免费进入帕尔玛皇家音乐学院,9年后毕业于帕尔玛皇家音乐学院大提琴班与作曲班,随即加入帕尔玛皇家歌剧院乐团拉大提琴,在乐季中演出过《弄臣》、《阿依达》等威尔第的作品,这里可以说是托斯卡尼尼辉煌艺术生涯的第一站。

自持有威尔第,帕尔玛亦养成了全球最挑剔的歌剧观众。他们具有极高的歌剧素养,对歌剧的台词和音乐都是倒背如流,甚至还带着歌剧总谱进场,如遇与总谱分毫相差之处,便会唏嘘不已,弄得歌唱家和指挥家都视帕尔玛为绝地还生之路。以至于后来当地歌剧院作了规定,凡听众进场不得带总谱入内。因此在苛刻的听众要求下,并培养出了高水准的帕尔玛歌剧院。

关于帕尔玛有一则趣闻:有部歌剧在帕尔玛剧院首演,一位坐在第三排的观众非常困惑:为什么他的邻座要在膝盖上放一只平底锅呢?观望良久,他终于找到了答案:那些坐在包厢里的朋友们打算向台上的歌手和指挥扔东西,他们或许还要扔鸡蛋呢。在没有电视电影的年代,歌剧对意大利人来说是最日常的娱乐方式。他们对歌剧爱之深、恨之切,爱到发狂会高呼“威尔第万岁”,恨到发狂时鸡蛋、西红柿伺候也毫不为怪。以前,在首演后的第二天早晨,《帕尔玛报》会刊登精选的观众的俏皮话,讽刺前一晚的演出。帕尔玛的观众非常赞同威尔第的话:“观众花钱买票,就是买欢呼喝彩或嘲笑讽刺的权利”。

既是与作曲家关系最为亲密的剧院,又是在这样久经考验的环境下百般磨练的管弦乐团,帕尔玛皇家歌剧院对演出威尔第的作品自然有当仁不让的优势,一定会让乐迷欣赏到最为“威尔第”风格的《弄臣》。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viewdesigncompany.com/,帕尔马